蓝白条

一条咸鱼

【尤冈】真爱降临(4)

尤文·萨坎×冈萨洛·乔卡瑟尔

●接螺旋圆舞曲游戏主线剧情,前文(1)(2)(3)

●OOC,私设如山,包括但不限于尤文和白星并无恋爱关系

●慎入,是个长篇,八成会坑

————————————————

Chapter 04

乍看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几年如一日孜孜不倦追逐淑女的裙摆,因而在贵族间惹得一片声名狼藉。但是在花街姑娘们的传闻里却是备受追捧的阿波罗,毕竟谁会讨厌温柔又体贴的完美情人呢?除非你傻傻地动了心。

被蛊惑的不幸少女控诉多情恰似无情,连缥缈的奢望都不肯给予的残忍,可你怎能怪罪神明不曾赐予哪怕一瞬错觉的爱意?说到底,你怎敢赌尤文·萨坎的真心?



冈萨洛对着这堆关于萨坎子爵的人际情报发了愣,这几天盘绕在心头的忐忑和迷惑顷刻间变成了笑话。他也觉得好笑,为自己的自作多情。也是,他还不了解尤文吗?温柔是习以为常的手段,暧昧是信手拈来的戏法,更何况,尤文·萨坎怎么可能对一个男人有什么想法。

越想越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眼前冷冰冰的白纸黑字好像也在嘲笑他发什么神经。冈萨洛猛地起身,准备把所有的情报毁尸灭迹,连带着自己可笑的异想天开一并从记忆里彻底删除。

真的太奇怪了,就好像他对尤文抱有什么期待一样。

冈萨洛有些恼怒地暗自反驳:

怎么可能会有!


“子爵大人?”

忙着消除黑历史的冈萨洛被阴阳怪气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见琳娜站在书房门口,他匆匆把没处理完的情报塞到抽屉,没好气地回话:

“干嘛?”

琳娜显然对他的秘密不感兴趣,不情不愿地吞吞吐吐:

“拜托您帮我准备一下今晚的舞会……女爵大人说您比较了解……”

今晚的舞会?

冈萨洛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今晚是阿伦的庆功宴。


前些日子警备队在贫民窟巡逻时遇上小小的混乱,维护秩序时刚巧发现了拿平民做实验的邪恶法师据点,阿伦带队成功击溃了敌方,赢得了胜利。

当然这只是表象,实际上没有什么碰巧,是他们之前在贝拉贝拉商议的作战计划被完美执行的结果。玉簪派人在早已发现的巴伐伦卡余党据点附近引起混乱,早有准备的警备队打了敌人措手不及,虽然有部分法师逃之夭夭,但收缴的关于意志法术的资料足以让尤文和冈萨洛满意。

这几天光顾着尤文这个混蛋的事,竟然差点忘记了阿伦的庆功宴!

冈萨洛懊恼地责怪自己,顺便又给该死的粉红蚂蚱记了一笔。


“你有什么可准备的?反正阿伦又不会邀请你跳第一支舞。”

心情不佳的冈萨洛丝毫不给自己的妹妹留情面,琳娜气得翻了个白眼,暗暗腹诽:那他也不会邀请你跳第一支舞!

想归想,这句话她可不敢说出口,她再蠢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戳兄长的痛处,于是她微笑着换了个说法:

“话是这么说,可既然注定输给埃伦斯坦小姐,好歹也要输得漂亮点吧?”

言语间的暗示唤醒了冈萨洛糟糕的记忆,阿伦上次在庆功宴和玛格达跳第一支舞的身影又浮现眼前。

他看着一脸无辜的妹妹竟然一时分辨不出她到底是不是存心的,满心郁结无处发作,只好无奈地挥挥手:

“你先给我出去,晚些时候我去帮你。”

琳娜心满意足地行礼离开,留下冈萨洛一个人陷入了纠结。


阿伦还会邀请玛格达跳第一支舞吗?

玛格达毫无疑问是凡瑟尔最迷人的淑女,就算阿伦真的邀请她也理所当然,可不知道为什么,冈萨洛对这个猜测感到隐隐的不安和排斥。

四周无人,冈萨洛放纵自己疲惫地叹了口气。他自嘲地想,反正无论如何,阿伦总是不会邀请他,淑女们的战争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明明这样想着,他却忽然觉得委屈,满心酸涩无处言说。

他只是喜欢一个人,可喜欢得未免也太辛苦。



夜幕降临,市议会灯火辉煌,大半个凡瑟尔的目光聚集于此。

不分阶级不论种族的客人们接踵而至,水晶灯在高高的穹顶下散射晶莹剔透的光芒,美酒的芬芳混杂着丝缕香水的气味充盈了空气,留声机悠扬的乐曲掩不住谈笑嬉闹的人声,盛装出席的淑女们巧笑倩兮,裙摆在不经意间划出美丽的弧度。

万事俱备,琴弓已经搭在琴弦上,独属于夜晚的盛大协奏曲即将奏响。


冈萨洛罕见地有点意兴阑珊。

应付完必要的社交活动,他随意挑了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抿着香槟,目光在热闹的舞会里逡巡。

直到他看见了阿伦。


今晚的主角被客人们团团围住,手足无措地应对着各种溢美之词。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他会站在他身边替他应付,即使冈萨洛自己也并不怎么擅长虚与委蛇。在他心里,阿伦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值得让乔卡瑟尔家的小少爷勉强自己。

只是……

视线正中,阿伦向玛格达投去求助的目光,于是笑靥如花的埃伦斯坦小姐挺身而出,三言两语替窘迫的阿伦解了围。愣头愣脑的傻小子顿时红了脸,一个劲地道谢。

只是他的勉强从来不会被人知晓,更遑论珍惜。


杯中的香槟酒翻涌着洁白的泡沫,冈萨洛舌尖却一片苦涩。

他不想再看,索性低下了头,百无聊赖地观察地毯的花纹。

视线里忽然出现了粉红色的衣角。闭着眼也知道是谁,冈萨洛懒得抬头理他,带着茧的指尖却忽然抚上他常年被衣领包裹、此刻暴露在空气里的后脖颈,微微用力地轻柔摩挲细嫩的皮肤,像极某种缠绵的暗语。

被触碰的皮肤燃起了火,一路沿着脊背烧了下去,冈萨洛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脑袋宕了机。

尤文俯身凑近,温热的呼吸扑在他的脸颊上,过于磁性的低沉嗓音贴着皮肤钻进了耳朵:

“在想什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心脏不稳地抖了一下,冈萨洛猛地抬头,用力打掉尤文的手,皱着眉答非所问:“别对我动手动脚。”

他暗自不忿:我又不是被你坑蒙拐骗的小姑娘,撩人的手段还是留着给花街女人吧。

意外的神情闪过尤文的面容,还没来得及被捕捉到就已经消失无踪。他笑着后退半步,从善如流地举起双手:“好好好,不动不动。”


留声机循环播放的乐曲忽然停了下来,喧闹的人声随之渐渐趋于安静,交响乐团的指挥走上了乐池,大厅璀璨的灯光一同暗下来,只留一束投在了阿伦身上。

人群荡起激动的窃窃私语,盛大的舞会即将开幕,凡瑟尔的勇士要把第一支舞献给最美丽的淑女。

在所有人的屏息凝望中,阿伦没有丝毫犹豫,快步走向埃伦斯坦家的晨曦,今夜依旧美丽动人的玛格达。英俊正直的警备队队长单膝跪在书记官小姐的裙摆下,以最深情虔诚的姿态恳请女神的垂青。

任谁都无法拒绝这样的邀请。

音乐响起,阿伦牵着玛格达在舞池里翩翩起舞,两道赏心悦目的身影般配得好似一对璧人。

冈萨洛自认不算敏锐的人,可是他不傻,他看得见阿伦闪闪发光的眼眸,看得见他发自内心的欢喜。

那些缠绕心底、不愿触碰的猜测此刻一同涌现,冈萨洛忽然领悟到了如同噩梦一般的事实。

阿伦是真的爱着玛格达。


也许是灯光太黯淡,世界忽然天昏地暗,乐曲变得杂乱无章,无处不在的耳语霎时轰轰作响。冈萨洛攥着酒杯的手无意识用力到骨节发白,可他感觉不到疼,因为所有的痛感都集中在肋骨间的小小方寸。心脏太痛了,他抓着胸口的衣物几乎无法呼吸,身体如坠冰窟,每一滴血液都要凝固。太黑了,几乎要看不清眼前,他拼命地眨眼,可是视线一片模糊,他恍惚觉得自己好像淹没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抓不住。

他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坠入深渊的前一秒,他的手被人牢牢地抓住了。


冈萨洛。

尤文捧起他的脸,有微光刺破笼罩他的黑暗。冈萨洛模糊的视线中央,那双翠绿的眼眸如翡翠一般在昏暗的灯光下流转着泠泠的光。


溺水的人被拉出水面重新开始呼吸。

冈萨洛如梦初醒,正要开口,才发现自己哽咽得说不出话。

心脏被汹涌而至的绝望和无助紧紧攫住,他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失了控,慌乱之中下意识反握住尤文的手,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浮木。他用尽所有力气发出破碎的声音:

“尤文……”

带我走吧,只要离开这里,哪里都好。

尤文仿佛听到了他未说出口的希冀,他什么话也没说,只紧紧牵着他的手大步向外走。



喧闹的世界被逐渐抛在身后,尤文带着冈萨洛绕到了花园的僻静一角。

夜空深邃,寥落的星星缀在浓重的夜幕下,但是月光格外皎洁,清澈的银辉照耀着满园绚烂盛放的花朵。有风吹动树荫,枝叶沙沙作响,呢喃着不知名的歌。

安静的环境让情绪失控的冈萨洛渐渐恢复了理智,他低着头轻轻地呼吸,努力把汹涌的情绪全部压回心底不见光的角落,失态的乔卡瑟尔子爵绝对不可以出现在舞会上。

忙着重新伪装的冈萨洛并没有发现此刻的尤文也在和他做着一样的事情。

如果抬起头,他就会看见尤文的眼睛失去了往日让人捉摸不透的平静。那双翠绿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他,翻涌着无法掩饰的痛楚。


早在制定作战计划之前,尤文就预料到了故事的走向。说真的,他对阿伦的儿女情长并不怎么关心,可是牵扯到冈萨洛……事情就不一样了。

恐怕小孔雀免不了一场伤心。

哪怕他早就怀有这样的担忧,但真的到了这一刻,尤文还是乱了心神。

当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在阿伦和玛格达身上时,只有尤文紧紧地盯着身边的冈萨洛。


晦暗不明的灯光下,一向骄傲的小孔雀仿佛失了魂魄,连金发都黯淡了几分。那双永远闪着光芒的眼睛此刻目光空洞,泪水在通红的眼眶里打转,洇湿了长长的睫毛,却倔强地不肯流下来。悲伤绝望的情感浓重得几乎化为实体,连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沉陷。

尤文的心一同沉陷了。

也许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心痛的感觉,凡瑟尔所向披靡的王被冈萨洛眼里的水光钉在了原地,手足无措、无能为力。善辩的演讲家喉咙干涩,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又凝固在舌尖。

他想说别哭啊我的小孔雀,他想说你笑起来的模样才比较好看,他想说你怎么能被除我以外的人惹哭呢,他想说你不要喜欢阿伦了,他想说他只会让你伤心,他想说不如你看看我。

冈萨洛,你看看我啊。

看我为你心动,看我为你难过,看我一败涂地,看我失魂落魄,看看我的真心被你俘获,看看我的眼里梦里全部都是你。

事到如今,尤文再也无法逃避自己的内心,他是真的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冈萨洛。

也许是因为经年累月吵吵闹闹的熟稔,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也许是因为他毫不犹豫地交付了信任,也许是因为他们本质上就是同一类人,也许是因为他天真纯粹得不像话,也许是因为他莽撞又赤诚的一腔爱意。

尤文·萨坎无法不为冈萨洛·乔卡瑟尔心动,命中注定,在劫难逃。


“尤文。”

冈萨洛的声音打破了停滞的时空,他似乎已经整理好了情绪,除了微红的眼眶一切正常。

手掌传来挣扎的力度,尤文后知后觉他还紧紧握着冈萨洛的手,连忙慌乱松开。陌生的温热剥离皮肤的那刻,他的手心一片空落,他无意识地收紧了手指,却只有微凉的夜风从指缝划过。

尤文有些尴尬地垂下手,对面的冈萨洛倒是什么都没意识到,只轻轻吸了吸鼻子,低垂着眼眸,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谢谢你。”

尤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头百感交集。换做其他时候,他一定会为冈萨洛难得的坦率感到愉悦,可眼下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只好低声问他:

“你还好吗?”

冈萨洛停顿了一下,他轻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尤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已经没事了。”


乔卡瑟尔子爵一向以炫目的华丽闻名社交场,浓墨重彩的绚烂甚至耀眼到锋利,可是此刻他的这个笑容实在是和华丽沾不上边。

夜风依旧不停歇地吹拂,沁人的花香在空气里流淌着,喧闹的人声与音乐遥远得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时有时无地传来,被月光笼罩的这篇小小天地仿佛时空静止,在朦胧如薄纱的月色里,冈萨洛的笑容极其清浅,他的眼角染着微微的红,金棕色的眼眸比琉璃更清澈,却零落着寂寥的哀伤。眼前的冈萨洛那么缥缈又美丽,让尤文恍惚觉得他只是他梦里的惊鸿一瞥,是一个他抓不住的幻觉,下一刻就要消失在云端。

尤文无法控制自己,他伸出手,把冈萨洛拥进了怀里。

这实在是一个过于温暖的拥抱,让冈萨洛一时忘记了抵抗,他的额头抵在尤文的肩膀上,感觉到温热的手掌轻轻地按上他的后脑勺。尤文的唇落在他的耳廓,声音如山泉流水,荡开层叠的温柔:

“别勉强自己。没关系,这里没有其他人,而我会忘记今晚的一切。”


拼命建起的壁垒在一刹那轰然崩塌。

那些如影随形的不安日日夜夜潜伏在他的心底,他怀抱着无望又炽烈的爱恋孤单地徘徊在绝望的深渊边缘,无人知晓,不可诉说。可是现在,尤文出现在他的面前,敞开温柔的怀抱,对他说没关系,对他不必勉强,对他说我都知道。

冈萨洛所有的坚强轻易地丢盔弃甲。他的世界在塌陷,可是他却不觉得慌乱,甚至产生了某种安心的错觉:哪怕此刻坠落深渊,尤文也会稳稳地接住他。

他听到了自己的啜泣声,后知后觉泪水已经决堤,在尤文的怀抱里,冈萨洛终于撕去一切伪装,抱着他的肩膀肆无忌惮地哭泣,在汹涌的泪水里倾诉积年累月的辛苦挣扎。


尤文的衣襟早就被冈萨洛的泪水打湿,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更用力地抱紧了怀里哭得神志不清的小孔雀。

年轻的王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软弱,只是一个人的泪水就能让他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他一头扎进名为冈萨洛·乔卡瑟尔的陷阱里,遍体鳞伤又甘之如饴。


风清月朗,虫鸣花香,春末夏初的平凡夜晚,永不停歇的凡瑟尔依旧在少女的裙摆上旋转。也许是爱神在云端无聊地眨了眨眼,于是看不见的齿轮开始旋转,于命运的交汇处,真爱悄悄降临了。

——TBC

————————————————————

一些补充:

-被不断打补丁的主线尾声剧情搞崩溃,大公复活就算了,母亲节活动看到冈萨洛要去找哥哥回来继承家业我简直两眼一黑。文中剧情和设定与游戏冲突已经是必然了,本文的设定是哥哥已经不会回来了,冈萨洛安心做家族继承人。

-终于掰断了冈萨洛对阿伦的单箭头,可以写双向暗恋了,超开心


-感谢阅读

评论(14)
热度(44)

© 蓝白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