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白条

一条咸鱼

【尤冈】真爱降临(3)

尤文·萨坎×冈萨洛·乔卡瑟尔

●接螺旋圆舞曲游戏剧情,前文(1)(2)

●私设如山,包括但不限于尤文和白星并无恋爱关系

●慎入,是个长篇,八成会坑

————————————————

Chapter 03

亲爱的乔卡瑟尔子爵:

       早安!

       近日听闻您与萨坎子爵和好如初的消息深感欣慰,两位在舞会上如此亲密无间的相处着实让凡瑟尔的人们大吃一惊呢!不过我很好奇您做了什么,竟能让萨坎子爵闷闷不乐了好几天?请您下次见面时务必讲给我听~

       闲话到此,此番致信恳请乔卡瑟尔子爵今晚于贫民窟花街一见,那位大人有要事相告。另,若您能携带我赠与的玉佩,不胜荣幸。

       祝您拥有美好的一天。

                                                                                       您真诚的朋友,

                                                                                      玛格达·埃伦斯坦

○ 

然而冈萨洛的这一天并不怎么美好,早上就“尤文为什么突然对你这么好”的问题被母亲盘问了好久,冈萨洛绞尽脑汁搪塞也没能打消女爵大人的疑虑,情急之下甚至差点扯出“因为尤文在追我”的借口——当然不可能说出口。

白天的元老院议会和宴会更是灾难。前几天还对他阴阳怪气的贵族今天态度就调转了一百八十度,狗腿地凑上来希望他能在尤文面前美言几句,而诸如凯莉之类的八卦爱好者就更不用说了,热切的样子仿佛要把他的脑子剖开,看看他和尤文究竟是怎么回事。

应付这些妖魔鬼怪已经让他不得安生,一想起晚上的会面更是头疼欲裂。尤文·萨坎竟然约他在花街见面!冈萨洛只想给这位满脑子女人的花花公子一棒槌。

想是这么想,到了晚上,冈萨洛还是认命地着装打扮,独自悄悄溜去了贫民窟。


○ 

夕阳敛了最后一道霞光,花街的灯火零零星星地亮起来,路两边的店铺处处灯红酒绿,暧昧的彩色霓虹灯随处可见,衣着性感的女郎们在门口肆无忌惮地招揽客人,不时有醉醺醺的色鬼揽着巧笑倩兮的风尘女子钻进了不见光的地方,引人遐想的喘息混杂在欢笑和吆喝里。

无论白日里的人类多衣冠楚楚,夜晚统治的这寸角落永远以其热闹的存在昭示着无法掩饰的原始欲望。


尤文有些心神不宁。

虽然身处贝拉贝拉最隐蔽安静的房间,可女郎们的声声娇笑似乎老是在耳边萦绕,吵得他愈发心烦。

“子爵大人,你知道这是一分钟内你第几次看向窗外吗?”

慵懒的女声让尤文的视线从窗户转回茶几对面。玉簪已经备好了茶,在袅袅的水汽后悠悠地抽着烟斗,乌黑的眼眸隐约露出点调笑的意味。

尤文端起眼前的茶杯,往常一样笑得轻佻:

“今夜景色不错,还不许我多看几眼?”

玉簪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那我就放心了。子爵大人今晚的这位客人应该很是合海伦娜的口味,我还担心她唐突了贵客,惹得您不开心呢。”

尤文的额角一跳,笑容里多了份咬牙切齿:

“玉簪,有话直说,不必这么试探我。”

“哦?那我就直说了。”玉簪的笑意蔓延到唇角,轻轻晃了晃烟斗,仿佛漫不经心,“虽然我没什么所谓,但是……”


她的目光从氤氲的烟雾后投向尤文,在一瞬间变得严肃与锐利:

“您确信这位客人值得您这样的信任吗?”


尤文放下了茶杯,瓷器碰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回视玉簪的目光,眼眸波澜不惊,平静却不容置疑:

当然。

话音未落,玉簪已经收回了视线,她又回归慵懒的状态,好像刚刚的锋芒只是错觉:

“那我真的对这位客人非常好奇了。”

“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萨坎子爵不自觉漾开温柔的笑意。

玉簪清楚地看在眼里,隐隐的预感愈发强烈,她促狭地笑了:

“萨坎子爵对这位客人似乎很不一般?”

出乎她意料,尤文的神情有一瞬的空白,他垂下眼眸盯着眼前的茶水,近乎喃喃自语:

“也许吧。”

玉簪轻轻地皱了眉,正要说话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是海伦娜终于把客人带了过来。


花枝招展的海伦娜双手挽着金发公子的胳膊,笑个不停,玉簪已经猜到她一定借着演戏半真半假地调戏了一番。

而那位金发公子,乔卡瑟尔子爵,穿了件样式简洁的墨绿色锦缎大衣,一头扎眼的金发盘起来收在宽大的帽子里,搭配的首饰也极尽低调,除了一块玉佩显眼地在胸前晃荡。即便带着大大的金丝框眼镜,只露了下半张脸,依旧难掩矜贵精致。

不过乔卡瑟尔子爵显然没见过花街的这等阵仗,衣襟凌乱,耳朵通红,脸颊上还带着海伦娜艳红的唇印,模样狼狈,简直像一只误入狼群的小羔羊,纯情又诱惑。

玉簪瞥向尤文,意料之中发现萨坎子爵全无笑意,危险地眯起了眼。

这下有好戏看了。

玉簪悠然地端起茶,饶有兴致地准备作壁上观。


而冈萨洛此刻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好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花街,为了掩人耳目被迫与前来接头的花魁小姐演了出郎情妾意的戏已经让他吃不消,花街女郎们的开放和热情更是折磨,一路的香水和胭脂熏得他进了房间依旧头晕目眩。

半抱着他的海伦娜轻佻地抚过他的脸颊,对他的窘迫忍俊不禁:

“这位公子您可真是太可爱了!”

哈?可爱?

处于爆炸边缘的冈萨洛正要发作,忽然被人紧紧攥住了手臂,把他从海伦娜的怀里拉了出来。

熟悉的气息包裹了他,温热的手掌轻抚过脊背,他在辨认出尤文·萨坎的瞬间竟然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绷了一路的身体在陌生的环境里顷刻松弛下来。


“别逗他了,海伦娜。”

尤文的声音响在他耳后,格外的低沉平静,像极了他随手拨动大提琴的弦音。

他被这声音蛊惑,失神了一秒,后知后觉怒从心起,咬牙切齿地回头瞪着这位万恶之源:

“尤文·萨坎!你还敢说!不都是你的错!”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尤文似乎眸色一暗,然后冲他露出讨好的笑:

“辛苦你啦,别生气嘛,我也是没有办法……”

尤文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捏起了他的下巴。

冈萨洛一惊,下意识想挣扎:“你干嘛……”

尤文手上微微加了点力,低声哄他:“别动,你脸上有东西。”

说着,他另一只手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冈萨洛的脸颊。

是海伦娜留下的唇印。

冈萨洛反应过来,懊恼不已,火气也更盛,冲着尤文又是一顿牢骚。尤文也任他抱怨,一边安抚炸毛的小孔雀,一边专心致志地擦抹那道印记。

单方面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两个人都没发觉他们靠得有多近,尤文抬起冈萨洛面容的姿势又有多暧昧,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玉簪掩住眼底的惊讶,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自带结界又浑然不觉的两个人。

一向花名在外的萨坎子爵嘴上熟门熟路地回着话,眼睛专注地盯着那块唇印,擦拭的动作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说是极其温柔,仿佛自己手底的肌肤是什么脆弱易碎的无价之宝,而那位矜贵的金发公子哪里还有半分风度翩翩的模样,一边毫无防备任尤文小心温柔地伺候着,一边一个劲地冲他抱怨——虽然在玉簪看来,这抱怨等同于撒娇——活脱脱一个被溺爱的小少爷。

旁若无人的亲密太过于明显,玉簪顿时心下了然,不由哑然失笑,不可一世的萨坎子爵算天算地算人心,可到了情字这里不过也是一介凡夫俗子,实在愚笨得可以。

她和海伦娜对视了一眼,花魁小姐显然也看清了其中蹊跷,神情惊讶又无奈。

玉簪递了个眼色,海伦娜会意,悄无声息离开了房间。

如此看来,关于信任的问题是她多虑了,只是萨坎子爵似乎自己还当局者迷,那么公爵大人那边,她又该如何交代……


在玉簪心思绕了好几圈之后,尤文终于彻底擦干净了那块唇印,他仔细端详着手心下白皙细嫩的肌肤,满意地点点头:“好了。”

上一秒还在抱怨糊弄女爵都多难的冈萨洛突然卡了壳,手帕柔软的触感还停留在皮肤,被尤文触碰的地方烫得不像话。

他后知后觉尤文离他有多近,近到尤文炙热的呼吸扑在他鼻翼,近到尤文灿金的发丝垂落在他的肩头,近到尤文翠绿的眼眸清晰地映着自己的面容,近到只要一抬头……他就能轻易吻到那双被无数少女觊觎的薄唇。

他忽然鬼迷心窍了一瞬间。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冈萨洛慌张挣开尤文的禁锢,后退了小半步拉开距离,通红着脸磕磕绊绊地说了一声“谢谢”,低着头懊恼自己怎么对尤文逾矩的行为毫无察觉。

而尤文的手僵在半空中,肌肤的细腻触感还萦绕在指尖,挠得他莫名心痒。他也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气氛多么旖旎,而自己的行为又是多么反常。

尤文无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布料,他只是……只是不能容忍那个唇印,不能容忍冈萨洛的身上存在着除他以外任何人的痕迹。

莫名且强烈的占有欲,不讲道理、难以抗拒。


眼看着两个人各怀心事僵在原地,玉簪似笑非笑,打破了沉寂:

“两位大人,你们可以坐下说话了吗?”

如梦初醒的尤文压下满心纷乱的思绪,坐回玉簪对面,轻笑着示意冈萨洛坐到他身边:

“别生气了,小孔雀,我保证你不虚此行。”

冈萨洛不服气地轻哼一声,一边走过去一边打量起来。这个房间典雅精致,明显是御东的风格,进门是绘着富士山和樱花的屏风,四周墙面饰着风格独特的浮世绘,地面铺着柔软的榻榻米,绕过屏风,低矮的木茶几后坐着一位穿着和服的美丽女子。

那女子也像是御东人,肤色雪白长发乌黑,正慵懒地抽着烟斗,气质神秘又迷人。在冈萨洛观察她的时候,她也抬起眼看向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冈萨洛觉得她眼里浮现了颇具玩味的笑意。


“冈萨洛。”

冈萨洛的心随着尤文唤他的声音一抖,又来了,尤文这么正经叫他名字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事。他警觉地看向尤文,那张俊美的面容在橙色灯光的映照下轮廓柔和却眼神坚定。

冈萨洛下意识捂住了心脏,尤文云淡风轻地开口,面不改色地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冈萨洛,这里是萨坎家情报网的一个重要据点,这位是玉簪,她是这里的老板,也是情报网的负责人,接下来她会直接跟你共享所有关于意志法术和巴伐伦卡余党的情报,你有任何麻烦都可以联系她。”


空气似乎安静了几秒。

冈萨洛反复确认了这短短的几句话背后的信息量,怀疑不是自己疯了就是尤文疯了,或者干脆是这个世界乱了套。

他一时说不出话,对面的玉簪依旧悠哉地抽着烟,甚至还乐在其中地看着他。

冈萨洛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扶着额头对玉簪点点头:

“幸会玉簪小姐,抱歉失礼了。”

下一秒他扭头冲着尤文抓狂:

“尤文你是不是疯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尤文无辜地歪头:

“当然。冈萨洛·乔卡瑟尔,我最讨厌的绿孔雀。”

冈萨洛无视了他的废话,气得头发都要炸起来:

“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啊?你这么掀老底就不怕……就不怕……”

他突然卡了壳,所有膨胀的情绪像漏了气的气球,慢慢萎靡下去。


凡瑟尔建立后的漫长岁月,四大家族长时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每个家族都手握一张赖以生存的王牌相互制衡,萨坎家的情报,乔卡瑟尔家的法术,奥利奴家的骑士,巴伐伦卡家的战士。

萨坎家族情报网的据点和负责人实在太重要,而他的身份又太敏感,这根本就不是冈萨洛应该知道的事情。

如果,如果他们有一天不得不站到敌对的立场……

冈萨洛不愿再想下去。


尤文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凑近了冈萨洛,强迫他看向自己:

“怕什么?怕乔卡瑟尔家的小少爷对我不利吗?”

冈萨洛看着他的眼眸,尤文只静静地看着他,却好像把他的灵魂都吸纳了过去,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反驳:

“我才不会!”

仿佛石子坠入湖心,尤文的眼睛泛起转瞬即逝的涟漪,他收回视线,愉悦地笑了:

“那不就没问题了嘛~”

冈萨洛依旧皱着眉,显然无法接受尤文如此轻率的说辞。

尤文犹豫了一下,然后收敛了笑意,谨慎地开口:

“我记得我拥有你的承诺?”

那个他以乔卡瑟尔起誓的承诺。


冈萨洛瞬间听懂了尤文的弦外之音,然后恨得火冒三丈。

该死的尤文,他怎么总能捏在他的软肋上?

他恼怒地瞪着尤文,但是尤文毫不回避他的目光,翠绿色的眼眸沉静似湖水,轻而易举熄灭了他所有燃烧的怒火。

冈萨洛心想,他可能真的栽在尤文手里了,明知被他得寸进尺的利用,却总是无法违抗。

他妥协地叹口气,郑重地看向尤文:

“好吧,如你所愿。那个承诺加码了,这是我答应你的第二件事。”


也许是那双金棕色的眼瞳美丽得摄人心魄,也许是太过于罕见的赤诚扰乱了他的神经,尤文明知他会答应,但是真正到了这一刻,他的心跳还是重重地错乱了一拍。

他的理智提醒他,你没必要将冈萨洛牵扯到这个地步,可是他的潜意识似乎从不满足,一步一步试探着冈萨洛的底线,一步一步逼迫他交付信任与真心。

尤文·萨坎,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怎样才能满足?

直白锐利的诘问太过于危险,尤文竭力平复汹涌的心潮和指尖的颤抖,希望自己笑得毫无破绽:

“那就多谢乔卡瑟尔子爵了。”


茶香氤氲的房间里暗潮涌动,玉簪心如明镜,意味深长地轻笑:

“看来两位大人的感情真是好呢。”

又被乖乖牵着鼻子走的冈萨洛没好气地瞪了尤文一眼,憋红了脸反驳:

“玉簪小姐说笑了,我和这只粉红蚂蚱真的八辈子不和。”

尤文假装听不出玉簪的言外之意,像没事人一样,悠哉悠哉喝起了茶。

玉簪瞥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不怀好意的光:

“哦?那两位为何分戴一对龙凤玉佩?”

尤文的茶差点呛进喉咙里,没来得及转移冈萨洛的注意力。

“龙凤玉佩?啊你是说这个吗?”

冈萨洛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月牙状的玉佩,迷茫地看向尤文,这才发现了他被外衣遮盖,挂在腰间的玉佩。

那块玉佩也是月牙状,只是方向相反,似乎刚好可以和自己这块合成一个圆。仔细一看,两块玉佩玉质一模一样,根本是同一块玉石雕琢而成,雕刻的纹路也极为相似,只是图腾的样式不太一样。

冈萨洛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对是什么意思?龙凤又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你那块是凤纹佩,尤文那块是龙纹佩,龙凤是中洲的图腾——”

“都是福兆的象征。”缓过气的尤文斩钉截铁地打断了玉簪的话,笑得云淡风轻,“玛格达刚好弄了两块,随手送了我一块,巧合罢了。”

玉簪看了一眼浑身紧绷的尤文,在烟雾里轻笑:

“子爵说的是。”


眼看冈萨洛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尤文咳了一声,敲了敲桌子,熟门熟路地转移话题:

“闲话到此,该说正事了。”

“哦?原来你还有正事?”

“当然。”

尤文露出了冈萨洛熟悉又痛恨的掌控一切的笑容:

“我想是时候为阿伦准备一场庆功宴了。”


○   

尤文和冈萨洛一同从贫民窟离开的时候已是深夜,两个人各怀心事在马车上沉默了一路,冈萨洛看着车外的夜色发了一路的呆,尤文中途瞥了他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在分别时拉住他的手臂:

“你不会还在气我不让你去作战吧?”

冈萨洛愣了一下,撇了撇嘴:

“虽然的确很不爽,但你说得对,我是应该为母亲考虑一下,更何况我已经是家主继承人了。我会派手下的法师过去替我。”

他停顿了一下,直直地看向尤文,语气强硬:

“但你要保证阿伦的安全。”


冈萨洛的面容被皎洁的月光笼罩着,在浓重的夜色里美丽得不可方物,他金棕色的眼瞳仿佛淬了金,明亮得让尤文的心狠狠刺痛了一下。

尤文眸光闪烁,慢慢收回了手,幸好黑夜遮盖了他太过难看的笑容,他勉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干涩:

“当然,我保证。”

冈萨洛满意地笑了,冲他挥挥手:

“晚安,尤文。”

“晚安。”


尤文看着冈萨洛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乔卡瑟尔府邸,终于掩饰不住自嘲的苦笑。

不过都是些借口罢了,是不想你有任何的危险。


他抬起头,被水仙花环绕的房间终于亮起了灯。

尤文看着夜幕笼罩下那一片橙黄的温暖光芒,整颗心柔软得不像话。

晚安……我亲爱的冈萨洛。


望着尤文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趴在窗前的冈萨洛终于起了身。

尤文的确是等到自己灯亮才离开。

意识到这一点的冈萨洛不知道自己的心跳是不是有些错乱。

困扰他一路的记忆又浮现眼前。

“祖母绿?”海伦娜疑惑了一秒,然后笑得暧昧,“没有哦,萨坎子爵并没有送给我什么祖母绿。不知道为什么,萨坎子爵这段时间都不来花街玩了呢,更别提送宝石给哪个姑娘了。”

这下轮到冈萨洛迷茫了,他看了一眼在另一边和玉簪说话的尤文,忽然灵光一闪,压低了声音:

“那么海伦娜小姐,你知道中洲图腾龙凤的意义吗?”

海伦娜的笑意更深了:

“你真的想知道吗?”

冈萨洛没由得紧张,屏着呼吸点了点头。

海伦娜的眼睛里满是揶揄的笑意,她轻声开口,一字一顿:

“龙凤呈祥,天生一对。”


月光皎洁,繁星闪烁,夜色迷人。

凡瑟尔的夜晚静谧又安逸,无数人沉溺于美好或糟糕的梦。

也许只有月亮和星星才知道,今夜的凡瑟尔多了两个辗转反侧的人。

——TBC

————————————————————————

一些补充:

-算过渡章,下章感情线就有进展了(终于

-用自己的号随便搭了一个文中冈萨洛去贫民窟的装扮,看不看都行,戳这里


一些碎碎念:

-感谢喜欢评论和催更,目前来看是不会坑的,就是更新可能缓慢且不定,如果真的坑的话我一定会声明的

-感谢阅读

评论(1)
热度(39)

© 蓝白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