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白条

一条咸鱼

【尤冈】真爱降临(1)

尤文·萨坎×冈萨洛·乔卡瑟尔

●接螺旋圆舞曲游戏剧情

●私设如山,包括但不限于尤文和白星并无恋爱关系

●慎入,是个长篇,八成会坑

———————————————————

Chapter 00

清晨九点钟,凡瑟尔早已从睡梦中苏醒,阳光一如既往不谙世事地兀自灿烂,平凡的人们各自为新的一天开始殷勤忙碌,街上的店铺陆陆续续地开门。

于是第一缕面包的香气散在空气里,露水从娇艳的花朵滴落在少女的花篮,清脆的鸟鸣偶尔混有小贩的叫卖声,华丽的马车一辆辆驶过平坦的林荫道,载着贵族小姐少爷奔赴永不停歇的舞会。

不久前的动乱似乎早被这座古老的城市所遗忘,凡瑟尔今日又是平和安宁的一天。


“所以说,有时候人类真的很无情啊~”

凡瑟尔如今的摄政王于此刻推开办公室的窗,微风裹挟着若有若无的花香吹进了房间,远处喧闹的人声消散在窗外的花园里,尤文·萨坎在倾泻的阳光下微微眯起了眼。

凡瑟尔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官员,玛格达·埃伦斯坦站在他身后,看着摄政王略显感伤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

聪慧如她自然知道此刻应该保持沉默,抛出话语的人并不期待回答,她不至于自作多情认为自己是被他寻求理解的对象。

被寻求理解的对象……

她忽然走了神,莫名想起了审判那天偷听到的对话,异样的直觉一闪而过,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呼之欲出……


“亲爱的埃伦斯坦小姐,什么事情竟让您这样美丽的淑女皱起了眉?”

她从思索中惊醒,尤文·萨坎已经恢复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坐在办公桌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玛格达回过神,假装没发觉他探究的目光,从手提包里拿出几张羊皮纸递了过去。

这几张纸看起来年岁已久,泛黄的纸张上隐约残留着羽毛笔勾画的奇异字符。尤文粗略地浏览了几秒,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击着桌面。

玛格达耐心等待他开口,暗暗回想已经打好的腹稿。


“那么,我亲爱的书记官,你的想法?”

尤文放下了那几张纸,搭在椅子上的双手在身前交叉,他依旧不正经地笑着,但是莫名的压迫感弥漫在安静的房间里。

玛格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尤文·萨坎那该死的控制欲在他成为摄政王后有增无减,她最痛恨他这副笑眯眯却又深不可测的模样,仿佛所有人都是他手下的棋子,所有事情都在按着他的预想进行。而更让人泄气的是,偏偏这就是事实,无论玛格达经过怎样的深思熟虑,做出怎样不可预料的决定,到最后似乎总会如了尤文·萨坎的愿。


“之前探听的消息全部属实,巴伐伦卡大公的余党勾结了螺旋尖顶的一些法师,企图收集散落的禁书——《意志魔法》,依靠意志法术卷土重来。这几张残页说明他们的确掌握了不少线索,很可能真的能够找到强大的意志法术,对我们发起攻击。”

“啊,这可真是麻烦。”尤文露出一副烦恼的表情,虽然玛格达并不认为他真的有多烦恼,“那么,雏鹰,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玛格达直视他别有深意的目光,从容不迫地微笑回答:

“大战刚刚结束,凡瑟尔好不容易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圣女退位,我们建立的行政体制尚未稳固,此时不宜再动摇人心,因此寻求合作,假他人之手除去巴伐伦卡余党是上策。”

尤文赞赏地点点头,挑了挑眉:“合作对象?”

“乔卡瑟尔女爵。我们收集的法术只有法师才能解读,由于琉小姐的缘故,巴伐伦卡和螺旋尖顶关系匪浅,更何况还有叛徒存在,不是好的合作对象。而蕾贝卡小姐毕竟是雷约克人,民间法师的不确定性太高,那么剩下的只有乔卡瑟尔家族。《意志魔法》本来就是乔卡瑟尔先祖所著,后因故散失,想必他们也很想收回这本书,是我们行动的好幌子,而女爵实力强大又贵为家主,应该会给我们助力……”

话尾渐渐归于寂静,玛格达敏感地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


尤文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不动声色循循善诱:“听起来乔卡瑟尔女爵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玛格达,你在犹豫什么呢?”

玛格达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太情愿地承认:“女爵和我们不太一样,对新政体的接受度实在不算高,我不确定她的野心会不会危及我们。”

尤文·萨坎轻轻地鼓了几下掌,对自己的满意不加掩饰:“不错,看来我的确不能再轻视你了,虽然还不够完美。”

受到了上司的赞扬,玛格达却没有丝毫的高兴,甚至有点挫败,她咬着牙假意微笑:“自然无法和料事如神的萨坎子爵大人相比。”

尤文对她话里的讽刺一笑了之,转过头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灿烂春光一边漫不经心地发问:

“那么,你觉得冈萨洛·乔卡瑟尔怎么样?”


冈萨洛?

玛格达愣了一秒,脑子飞快地转起来。乔卡瑟尔家的独子,优秀的法师,家主继承人,由于阿伦的原因一向支持警备队,加之他本人的政见与性格,对新政体的接受度也较高,再考虑到他和自己以及尤文的关系,与他们为敌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简直是绝佳的合作对象。

等等,他和尤文的关系?

零碎杂乱的线索忽然交织在一起指向一个若隐若现的事实,玛格达于电光火石间醍醐灌顶。

原来如此!竟然如此……果然如此。


她的呆愣引来了尤文疑惑的目光,玛格达想着刚才发现的秘密,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放声兴奋大笑的欲望,但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乔卡瑟尔子爵的确很好……“她故意顿了顿,如意料之中发现尤文的注意力集中过来,目光暗含催促意味,她暗自发笑,一本正经地接上,”……和尊贵的萨坎子爵大人很相配呢。”

尤文对她小小的报复猝不及防,一口气没顺上来,险些被呛得咳嗽。

玛格达佯装无辜和疑惑地眨眨眼。“我只是在说合作对敌方面,子爵大人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没等尤文开口,她接着状似恍然大悟,露出震惊又意外的神情,“难道您对乔卡瑟尔子爵大人……”

尤文赶紧摆摆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无奈地叹口气:“这个玩笑并不好笑,雏鹰真是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

难得看到尤文·萨坎吃瘪,玛格达简直神清气爽,忍不住在扇子后偷笑,虽然尤文这极其自然的反应还是稍稍出乎她的预料。

不会吧?难道这位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竟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吗?


尤文对她百转千回的心思一无所知,只敲了敲桌子,示意言归正传:“那就这样决定了。”

玛格达收敛了笑意点点头,看着尤文又把目光移向窗外。

年轻的王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发熠熠生辉,他翠绿的眼眸凝神望着窗外的某处,含着本人不曾察觉的笑意:“听说乔卡瑟尔家的小少爷向狮心公国订了批宝石?你说美丽的花魁小姐会不会喜欢?”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简直强盗又流氓。

玛格达默默向自己的挚友道了个歉,然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我想当然会。今晚的外事晚宴上我会和巴巴柳丝先生谈谈,想必他也能理解您的一片真情。”

玛格达优雅地行了礼,转身离开的时候悄悄瞥向了窗外。

她看见了绽放的水仙花。

埃伦斯坦家的晨曦踩着轻快的步伐心满意足地离开,今天的情报是不可告人呢。


Chapter 01

凡瑟尔今日的天气着实不错,阳光明媚却不至灼目,春风缱绻却吹不乱少女的鬓发,想必是贵族太太小姐们举行花园茶会的好时候。然而在这静谧的午后,玛格达心情却不怎么安逸,她一步也不敢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不时紧张地向窗外望去。

与玛格达相反,萨坎子爵今天的心情看起来相当不错,甚至在处理公务的间隙哼起了小曲。这位罪魁祸首偶尔从办公室里出来一趟,看见玛格达这副严阵以待的模样还忍俊不禁地逗弄了她一番。

玛格达气得差点咬碎银牙,甚至自暴自弃地希望那位少爷快点来,不管接下来的局面怎样糟糕,尤文·萨坎总归是要比她更惨。


“埃伦斯坦小姐!”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双眼闪闪发光,这让玛格达有了不好的预感,“你听说了吗?萨坎子爵截胡了乔卡瑟尔子爵费尽心思从狮心公国定的一批宝石,说是要拿去讨花街女人的欢心呢!”

我当然听说了啊!因为就是我说出去的啊!

玛格达内心抓狂,然而表面毫无破绽:“哎?竟然这样?萨坎子爵前几天的确跟我提过宝石的事呢,只是没想到……”

凯莉的八卦之魂肉眼可见地熊熊燃烧,压低声音凑过来:“玛格达你知道吗!那位一向得体矜持的乔卡瑟尔子爵刚刚在元老院茶会得知消息,气得当场摔了杯子呢!”

……完蛋了,冈萨洛这次看来是真的气得不轻。

凯莉对于玛格达的呆若木鸡毫无察觉,继续兴奋地滔滔不绝:“乔卡瑟尔子爵失态成这个样子,大家都被吓呆了!这还不算,他一秒没停,当即离场冲这边来了呢!幸好我抄近路赶过来,这下有好戏看了!”

玛格达心如死灰,已经开始盘算起道歉的事。


喧闹的人声从门外走廊传过来,隔着不短的距离,玛格达依旧清楚地听见皮靴恶狠狠地踩在大理石地板上,清脆急促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清晰。

“来了!!”凯莉瞬间窜去不打眼的角落,为即将开幕的大戏激动不已。

书记官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冈萨洛·乔卡瑟尔一如既往地华丽精致,只是此刻气势格外逼人,浑身冒着几乎肉眼可见的怒火。

“玛、格、达。”冈萨洛咬着牙皮笑肉不笑,法杖狠狠地戳在地板上发出一声脆响,“你最好告诉我那只该死的粉红蚂蚱就在里面。”

真的完蛋了,他竟然没叫她小麻雀!

玛格达立刻乖巧地笑着,毫不犹豫地指指背后通往尤文办公室的门:“他就在里面!”

冈萨洛看着密友可怜兮兮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心软了几分,他轻哼一声,并不十分优雅地白了她一眼:“你的账我之后再跟你算。”

暂时得救了,玛格达松了口气,然后幸灾乐祸地准备和凯莉一起围观接下来的重头戏。


冈萨洛几乎是用法杖轰开了摄政王办公室厚重的木门,深吸了口气,倨傲地走进去。

尤文·萨坎坐在办公桌后,悠哉悠哉地把玩着手里璀璨的红宝石,仿佛刚刚才察觉这番大动静,惊讶地抬了抬眼:“哟,绿孔雀先生不忙着在舞会上  开屏,怎么得空到我这儿来啦?”

语不惊人死不休,尤文·萨坎今日依旧在惹毛冈萨洛·乔卡瑟尔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说来也怪,萨坎家的独子和乔卡瑟尔家的小少爷明明是同龄人,算不上青梅竹马也着实是一同长大,可两人的关系在旁人看来非但算不上不错还相当恶劣,从小就是一对欢喜冤家,见面就怼毫无例外。


冈萨洛端着的架子瞬间被扔到九霄云外,声音拔高了好几度:“你这只该死的粉红蚂蚱还有脸说?给我放下我的宝石!停止玷污它们!”

尤文一脸恍若大悟的表情,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盖子,盒子里细致地铺满天鹅绒,一颗颗璀璨的宝石在阳光折射着缤纷美丽的光芒。

他把手里的红宝石轻轻放进去,左手指尖漫不经心地拂过一颗格外美丽的祖母绿,散漫地笑着:

“乔卡瑟尔子爵真是好眼光。可惜,这些宝石配您……”

他的目光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冈萨洛,直到他被盯得发毛,才极其做作地深叹了口气,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凯莉没忍住噗嗤一声轻笑,而冈萨洛气得面色通红,玛格达发誓,她真的看见他法杖上的宝石隐隐闪着危险的光。


冈萨洛被尤文气得脑门嗡嗡作响,有一瞬间他是真的想一个法术扔过去,让这只在他底线上疯狂蹦跶的粉红蚂蚱彻底闭嘴——他竟敢质疑他的华丽!!!

“恕我直言,相比把这些宝石随手献给花街女人讨欢心,我就算扔了它们也比某位不知廉耻的浪荡公子更配得上。”

冈萨洛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大步走到他面前,不耐烦地伸出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还给我,不然我不介意在您叔叔的法庭上和您当面对质。”

萨坎的目光在被黑色手套紧紧包裹着的细长手指上停留了一会儿——这并没有引起除了玛格达以外任何人的注意,包括他自己——然后他向玛格达投去了目光。

优秀的书记官小姐立即会意,站出来咳嗽了几声,引起了凯莉和一大波尾随过来看热闹的贵族们的注意。

她甜美俏皮地笑着:“尊敬的先生小姐们,抱歉吵到了各位,萨坎子爵大人有点私事要处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麻烦大家把办公室还给我?”

她一边说,一边关上了尤文办公室的门,围观群众带着八卦和情报心满意足地渐渐散去,凯莉不死心地凑过去问她:“你说这事会怎么收场?”

“这要看萨坎子爵的本事了。”

别有深意也好,幸灾乐祸也好,凯莉怎么看都觉得玛格达的笑实在算不上纯良。


门被轻轻地关上,世界似乎忽然安静了下来,婉转的鸟鸣声从未关的窗透进来,洁白的窗帘被微风吹拂,轻柔地飘荡着。

尤文右手合上木盒,把它轻轻放在冈萨洛伸出来的手上。冈萨洛轻哼一声,干脆利落地转身向门口走去,他的手碰到了门把手。


“冈萨洛。”

尤文忽然在他身后唤他,低沉的声音含着笑意,轻轻地散在空气里。

冈萨洛的手抖了一下,说实话,他刚刚想起了自己的那把大提琴。

尤文·萨坎很少认真地叫他的名字,他们斗嘴斗习惯了,不是毫不留情的粉红蚂蚱绿孔雀,就是阴阳怪气的子爵大人。

冈萨洛拒绝承认自己的气消了大半,声音冷酷:“不听,不谈,不同意。”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心。

尤文看着站在门口的冈萨洛,明明嘴上说着拒绝,放在把手上的手却迟迟不动。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感觉心情又灿烂了几分:

“哦?是吗?乔卡瑟尔子爵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正好,我觉得花魁小姐肯定喜欢。”

尤文施施然张开左手,手心中躺着那颗祖母绿。

他几乎是享受地看着冈萨洛的神色从冷漠到震惊再到难以置信,最后定格在气急败坏,他像只彻底炸毛的猫冲过来,眼睛瞪得浑圆,毫不优雅地冲着他吼叫:

“那是我最喜欢的!尤文·萨坎!!你个混蛋!!!”


要不是一手拿着宝石盒,一手拿着法杖,尤文觉得他可能会扑上来跟他肉搏一场。

毕竟小时候就是这样,冈萨洛斗嘴总是斗不过他,最后不是气得哭鼻子就是要跟他打架,当然,打架也打不过他,所以最后还是得哭。后来他们长大了,无聊的规则也越来越多,两位成熟冷静的子爵虽然还保留着幼稚的斗嘴习惯,终究是不会轻易哭泣或动手了。

金发小哭包哭得丑兮兮的脸一闪而过,尤文竟然觉得有一丝怀念。


“别生气嘛绿孔雀,不得已出此下策。”尤文站起来,伸手把还在生气的小少爷按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坐在他对面,“来都来了,不听我说一下吗?”

冈萨洛心疼地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祖母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最好保证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我保证。”



冈萨洛蹙着眉看着手里的羊皮纸,对尤文说的话大概有了想法。他抬起头,猝不及防撞向尤文看着他的目光。

一个极其短暂的对视,尤文自然地移开了视线,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微笑着开口:“怎么样?要和我合作吗?”

似乎刚才目光里的几分温柔缱绻都是冈萨洛的错觉。

冈萨洛懊恼自己自作多情,心思回到正事上,语气里带了几分讥讽:

“我有权利拒绝吗?凡瑟尔的法师多了去,您又不是非我不可,但即使是乔卡瑟尔家族也无法从您这里夺走我们日思夜想的《意志魔法》,与摄政王为敌是最糟糕的选择。”

然而出乎他意料,尤文严肃地摇了摇头:

“你误会了,我没有胁迫你的意思。即使你拒绝合作,我也会把收集到的意志法术全部交给你处置。”

冈萨洛怀疑自己听错了,但尤文的神情却让他不得不相信他是认真的,他迷茫地看着他:“为什么?”


尤文没有立刻回答,他垂下眼眸淡淡地笑了,阳光落在他细密的眼睫毛上投出小片阴影。对于尤文·萨坎来说,这实在是个过于寡淡的笑容,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擅长用各种各样的笑恰当地传达出想让对方知道的情绪,但是这个笑容,似乎什么情绪也没有。

冈萨洛的心莫名其妙地紧了一下,他不喜欢这样的尤文·萨坎。

房间里太过于安静,他下意识放轻了呼吸,紧紧地盯着尤文,不愿错过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尤文的声音如他的表情一样,平淡得让冈萨洛完全琢磨不透:“你还记得审判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冈萨洛回忆了一下,隐约记得有这么段对话,只是谈话的内容一时想不起。

而尤文并不在意他的回答,一手托腮,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那颗祖母绿:“我问过你,一个人说了算真的是件好事吗?”

那场对话突然变得如此清晰,冈萨洛想起了自己的回答,喉咙莫名一哽。

“其实并不是,有时候我也会感到恐惧。”

尤文的这句话近乎自言自语,轻得像是一声叹息。但是冈萨洛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砸进他的心里。

他几乎无法呼吸。


世界好像静止了,只有微风轻轻吹拂过他们的发,冈萨洛愣愣地盯着尤文眼帘下那一小片阴影。在阳光的笼罩下,尤文带着淡淡的笑容安静地看着手里那颗泛着美丽光泽的祖母绿,有那么一个瞬间,冈萨洛在他眉宇间看清了疲惫。

冈萨洛在这种奇怪而静谧的氛围里陷入了恍惚。

直到指尖传来温热的触感,冈萨洛回过神,茫然地发觉自己的手已经碰到了尤文的脸颊,而尤文正在惊讶地看着他。

冈萨洛像触电般飞快地抽回手,用力坐回椅子,不知是由于羞恼还是尴尬,他的耳朵变得一片通红,心跳也加快了几分。

该死的,冈萨洛·乔卡瑟尔,你刚刚想干吗!

他抓狂地诘问自己,却得不出任何答案。


凝固的气氛被彻底打破,空气变得燥热起来,冈萨洛强装镇定,假装无事发生,硬着头皮开口:

“的确,让你这样的粉红蚂蚱掌握强大的意志法术对于凡瑟尔来说实在是件危险的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文似乎轻笑了一声,“……那么,乔卡瑟尔家族很荣幸可以得到您的信任——”

“不,不是乔卡瑟尔家族。”

他的话忽然被尤文打断,冈萨洛抬起头警觉地看着他,而尤文回以坚定的目光,神色自若地说:

我只相信你


这句话的信息量和震慑力实在太过庞大,轰得冈萨洛直接宕机,他闭上眼干脆缩在了椅子里,过了几秒才冷静下来,脑子重新开始工作。

尤文看着他的动作暗自发笑,今天冈萨洛着实被他逗弄得不轻,绿孔雀的种种反应都让他的恶趣味奇异地得到了满足,愉悦程度一路飙升。

除了……那个触碰。

那是个意外,由他们两个一起导致的意外。尤文并没有想过他会对冈萨洛说出那句话,他无意向任何人倾吐心声,但他的确这样做了,而冈萨洛也的确捕捉到了,虽然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但尤文确信,在那个瞬间,冈萨洛下意识想要安慰他。

尤文的眸色深沉了几分,无法辨别自己此刻复杂的情绪。

幸好冈萨洛此时也睁开了眼睛,向他投来复杂的目光,尤文瞬间明白,冈萨洛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压抑住笑容,把手里的祖母绿递给他,假装恳切:“你想好了?愿意答应我的请求吗?”

冈萨洛恨恨地咬着牙,毫不客气地瞪他:“装什么装,你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吗?”

尤文的笑容此时已经抑制不住。是的,从一开始他就笃定冈萨洛·乔卡瑟尔不会拒绝,只要尤文·萨坎想,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如他所愿。

冈萨洛叹了口气,接过那颗祖母绿,盯着它看了几秒,他突然站起来身来,披着满身的阳光走到尤文的面前。

他身姿挺拔,郑重地把那颗祖母绿递到他眼前:“尤文·萨坎,你拥有我——冈萨洛·乔卡瑟尔,乔卡瑟尔未来的家主——最庄严的承诺。”

他的金发在阳光下流淌着细碎的光芒,金棕色的眼眸因为自信和坚定显得明亮而清澈,薄薄的唇在白皙的肤色映衬下格外鲜红。

尤文·萨坎不合时宜地意识到,冈萨洛的确是个美人。


“喂!”做出庄严承诺却被尤文晾了半天的冈萨洛半是尴尬半是气恼,“你在发什么呆啊!”

尤文回过神,连忙接过那颗祖母绿,忍不住笑起来:

“你不就是不想要这颗祖母绿了嘛。”

多多少少被说中心思的冈萨洛耳朵尖又红了起来,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哼,被你这粉红蚂蚱意图送给花街女人的宝石,我才不稀罕呢。”

明明之前还说最喜欢。

尤文暗自发笑,但是嘴上不再拆穿,他今天已经把这只小孔雀折腾得不轻了,见好就收见好就收。


“那么,合作愉快?”

奸诈的粉红蚂蚱只差没把志得意满几个字写脸上,冈萨洛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抽走那几张羊皮纸,踩着饱含愤恨的步伐,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尤文·萨坎终于忍不住,毫无形象地拍着办公桌放声大笑。

门外的玛格达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想春天果然是适合恋爱的季节。

 

——TBC

————————————————————

一些补充:

-玛格达无CP,看穿一切、情商吊打全场的神级助攻

-不可告人的情报是尤文对冈萨洛抱有一丢丢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好感,如果没看出来是我的锅

-审判时的谈话就是游戏结局两人的对话,我假设他们是私聊的

-冈萨洛目前依旧对阿伦有箭头 (但我很快会让他没有的)

-主线是谈恋爱顺便搞搞任务,正剧无能

-再次重申,是个长篇,大纲已定,但我八成会坑,请慎入


一些碎碎念:

-这CP冷得我tag都不知道怎么打,明明那么可爱

-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61)

© 蓝白条 | Powered by LOFTER